登入 | 說明 | 信箱 | PChome
2014-08-20 15:45:10 人氣(2086) | 回應(0) | 推薦(0)

向帥氣的阿兵哥致敬

0
推薦


齊齊申請了二階段軍事訓練,分成大一和大二暑假各二個月的徵集。

這是齊齊第一次離家這麼久,十八天。

 

齊齊入伍後,三、兩天會打電話回家報平安,和我小聊一下。

每次我問他:「還好嗎?」

他都回答:「還好。」

我不敢問他想不想家,或說我很想他。因為我擔心他會不會不適應軍人生活而軟弱。

 

過了幾天,家裏收到齊齊的捐血通知,表示齊齊第一次捐血,我喜歡齊齊能時常為小善。

 

 

第一次懇親會,我們出動了六個人,老爸、老媽、老哥、嫂子、阿里爸爸和我。

原本,退伍才三年的小祥也要從桃園搭早班高鐵趕來,但他睡過頭了。

 

我買了六杯手搖飲料,阿里爸爸看到營區門口前有人賣<桶仔雞>,說是要買給齊齊吃,但,我明明就看到他的口水已經沾濕整個胸口。

 

成功嶺成了觀光勝地。

騎樓、樹蔭底下,都是來懇親的人潮。許多都像我們一樣,家人大舉前來,像是出遊,三五成群開心的聊天。

 

我幾乎認不出來,站在我面前的齊齊。

黑了,精瘦了,有精神了,帥了。

齊齊一身迷彩裝,戴著<小帽>,穿著軍靴,駝背的姿勢改善了許多。

 

嫂子第一句話就是:「怎麼變瘦了?」

旁邊一對夫婦經過,那個<姐姐>竟然哈哈大笑的對他老公重覆嫂子說的話:「怎麼變瘦了?」

應該有<他們家的>變胖的含意。

 

齊齊走近阿里爸爸,站定、立正、行舉手禮說:「報告,新兵張X齊向長官報到。」

接著又轉身向老哥行舉手禮。

動作簡潔俐落。

 

真是令人噴淚的一刻,我的寶貝長大了呀。

我們都說認不出齊齊來了。

 

我們在一棵大榕樹下乘涼,喝著飲料,吃著<桶仔雞>。

 

齊齊摘下了<小帽>,露出可愛的大圓頭。

我跟老媽說:「這一看就是阿兵哥。」

 

然後四個大男人開始大聊當兵的種種英雄事蹟。

哎,男人只要一提到軍旅生涯,話匣子打開,真是城牆都擋不住。

齊齊和阿里爸爸席地而坐,閒聊間,齊齊不時記得把背挺直,就是軍人要有軍人的樣子。

 

本來,我以為來懇親會,齊齊也許會大吐苦水,但看來,齊齊比我想像的適應力強。

看他還滿以當<阿兵哥>為榮的,真是開心又驕傲。

 

回家後,齊齊仍然維持著<阿兵哥>的<氣勢>,坐得直挺挺的吃飯,以前一起床也不管被子滾到哪裏,即使一半掉在地上,齊齊也不在意,現在竟然起床後摺了<豆干>被子,真是太使人感動了呀。

因為曬黑了,取下手錶後,左手的手腕留下一個較淺色的手錶印子,每當和親友見面,我總是要他展示給別人看。

睡覺前,齊齊站上體重計,體重少了三公斤。

 

 

第二次放假,他滿口都是打靶的事,之前我們常聽阿里爸爸臭屁他的槍法有多神準,常常打靶都是<爆靶>,現在,齊齊也一樣打靶<爆靶>,爺倆一起臭屁得剛剛好。

 

接了齊齊放假,我們回老媽家。

齊齊開了電視看莒光日的節目,跟我說那影片後的<十八銅人>廣告很好笑。

可是,還沒等到廣告我們就打道回府。

嫂子跟我說,她覺得齊齊更懂事了,整個就是<轉大人>。

 

回到家,齊齊在他的手機找了他說的廣告給我看,果然是有創意的點子,我們母子倆看得哈哈大笑。

 

 

我問他:「會不會太操啊?」

「不會啊。」

「會不會太累?」

「還好。」

「你把它當成戰鬥營啦?」我說。

「沒到戰鬥營的程度啦,只能算夏令營。」齊齊笑笑的說。

這次回家,齊齊體重又少了二公斤。

 

現在齊齊開口閉口都是軍中用語,什麼<洞五三洞>(早上0530)、<夭八洞洞>(下午1800)啦,還會學班長誇張的口吻:搞什麼東西啊?蛤~你很會帶嘛,你來帶啊!

 

午餐後,齊齊在聽庾澄慶的<報告班長>,跟著唸著繞舌的歌詞。

我和阿里爸爸相視而笑。

 

 

本來,我怕齊齊太熱,要他自己去營區的福利社買排汗內衣,他說不用。

第三次放假回來,他要我帶他去買排汗內衣,因為沒時間去福利社買。

 

在軍警用品社,幫齊齊買了二件排汗內衣。

結完帳,走出商店門口,他們爺倆不知討論著啥?齊齊轉頭跟我說:「媽,我可以買T恤嗎?我想買T恤。」

「什麼T恤?」

這時,店員機伶的出現在門口問:「有什麼需要嗎?」

於是,齊齊挑了一款印有<ARMY>字樣的T恤,他在考慮要買軍綠還是灰色,我說二件都買好了,我覺得很好看,我跟阿里爸爸說我也想買,就挑了一件軍綠的S號。

齊齊又挑了另一款印有<NAVY>字樣的灰藍色T恤,一件要990元,跟490元的<ARMYT恤有些價差,實在有違我向來<勤儉持家>原則,但,這是齊齊難得一次開口說要買衣服。

阿里爸爸說:「買啦,買啦,都買。」

比起來,阿里爸爸是較寵齊齊旳,幾乎是有求必應,還好,齊齊沒有要摘天上的星星。

 

 

這週放假,齊齊說要買一件迷彩長褲,因為他分到的長褲有一件實在大得一跑步就往下掉。

我說:「只剩一週就結訓了,還要買嗎?除非你平常時候要穿,但,你夏天都穿短褲啊。」

齊齊想了想:「也是喔。」

阿里爸爸又私下和齊齊<協商密議>,得到結論是:阿里爸爸說買了可以當平常的工作服穿,比如,幫院子的菜圃除草。

齊齊同意了,所以,迷彩褲買了,我想,八百年後,院子的草應該一直都在。

果然還是有求必應。

我大概猜到齊齊是想當平常外出服來穿,因為,女人的迷思是豹紋,男人的迷思是迷彩。

 

到目前為止,齊齊身上已經少了七公斤的肉,又恢復幼時的瓜子臉。

 

 

因為齊齊現在是阿兵哥,我們生活就融入<阿兵哥>的用語。

阿里爸爸喝開水或喝茶都要加冰塊,家裏要不停的製冰。

阿里爸爸一邊加水到製冰盒,一邊說:「我咧做冰。」

如果冰塊存量很多,阿里爸爸就說:「哇,<冰>源充足。」

要出門了,就叫我要記得<做冰>。

 

一回家,發現製冰盒是空的,阿里爸爸會問我:「啊你沒做冰喔?」

我說:「對啊,我就憨憨啊,憨憨免<做冰>。」

 

 

 

成功嶺當兵二階段軍事訓練阿兵哥報告班長庾澄慶桶仔雞迷彩裝打靶
台長:Deary
人氣(2086) | 回應(0) | 推薦 (0)
日誌分類: 阿里爸爸、齊齊和我


我要回應
(有*為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