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 說明 | 信箱 | PChome
2011-06-08 02:48:20 人氣(104) | 回應(0) | 推薦(0)

房屋仲介,【破案一線間】恐怖情殺4人命 血跡鑑識還真相

0
推薦

民國93年,台中市發生一起史上死傷人數最多的情殺案,造成4死1傷。兇嫌在事跡敗露後跳樓自殺,唯一生還的女子姚宜吟又重傷無法開口,要追查殺人動機以及犯案過程,難上加難。警方後來是分析屋內血液噴濺方向,以及血液殘留時間先後,來做現場重建。到底警方當時是如何還原犯案輪廓,請看今天的破案一線間。



法醫高大成(93.01.08):「雞皮疙瘩已經定型,就是說驚嚇一整個小時那種,死了就定型,我是解剖20年都沒看過。」

一封遺書,4條人命,民國93年1月5日的那個清晨,台中市東區的一處大樓,發生了恐怖情殺事件,正好是上班時間,社區大樓擔架卻進進出出,從9樓搬出一具具渾身血淋淋的屍體,兇手刀刀見骨,兇殘至極。時任刑事組長楊春賢:「案發現場去看的時候,有一個更驚嚇的畫面,整個九樓案發現場,整個地板滿布都是鮮血,2女1男分別身中多刀,氣絕陳屍在同一個房間內,這案子是我從事警察工作多年,一個因為感情衍生的仇殺、情殺事件,死亡人數最多的,而且手法也算是相當殘忍。」

鮮血濺了整個牆面,鑑識人員嘗試重建現場。死者身分是21歲的姚珊妘,還有姚珊妘的高職同學黃文璇,以及黃文璇的男友黃泳憲。墜樓身亡的是23歲的洪國揚,他是姚珊妘妹妹「姚宜吟」的男朋友。至於妹妹呢?她被救了出來,是唯一的倖存者,但也被砍成重傷,奄奄一息。楊春賢:「她的喉嚨還有後頸部都重傷,根本沒有辦法講話。」

案發前一天,黃文璇跟黃泳憲這對情侶,買了火鍋回租屋處吃,時間太晚,向來不留宿的黃泳憲就留了下來,意外搭上死亡列車;而姚宜吟因為前一晚跟男友洪國揚吵架,洪國揚還氣得砸電視,受到驚嚇的姚宜吟,跑去跟姐姐一起睡。

誰知道,到了半夜,死神上門了。楊春賢:「在案發晚上,她們房間門還有反鎖,大概12點、1點多,就聽到踹門的聲音,洪國揚把門踹破,拿了雙把刀進來,朝她們姊妹就砍,為了保護妹妹,姊姊用雙手去架洪國揚的刀子,但那時候洪國揚情緒上,已經沒有辦法控制。另外房間的黃文璇跟黃泳憲是一對情侶,聽到聲音就跑過來了解,結果洪國揚殺紅了眼,兩個一起殺了。」

殺紅了眼,洪國揚把人通通拖到黃文璇的房間,集中管理,原本昏迷的姚宜吟在此刻醒了過來,模糊中,聽到黃文璇的聲音。楊春賢:「(姚宜吟)被殺的整個昏迷過去,等她醒過來的時候,她聽到微弱的聲音,就聽到黃文璇在喊、在叫,以微弱的聲音在說很冷、很冷,在她旁邊就已經看到他們(其他人)陳屍在床上了。」

「好冷」這兩個字,意識模糊的姚宜吟聽到了,當然洪國揚也聽到了,利刃再度舉起,洪國揚在黃文璇的身上再補上致命的一刀。楊春賢:「洪國揚進來的時候,姚宜吟就裝死,那時候她的手被洪國揚,有沒有綑綁我是沒有印象,但當初她整個手放在背後,靠在地板上,傳簡訊給她爸爸。」

雙手背在後頭,姚宜吟用手輕輕按著手機的注音符號,簡單的幾個符號,卻是用盡她最後的一絲力量,清晨7點15分,簡訊發出去了,一個給黃姓友人,一個就是給向來最疼愛她的爸爸。

TVBS記者:「姚宜吟最後發出的簡訊上,就寫救命兩個字,讓她父親嚇了一大跳,因此趕緊過來她的租屋處,希望可以趕快救到他女兒。」

姚宜吟父親(93.01.05):「電話打來沒聲音啊,後來她就發一通簡訊,CALL救命,因為我女兒7點多打手機,就發現不太能說話,後來CALL救命時,我才趕快來看。」

黃姓友人(93.01.05):「我到的時候,他(洪國揚)就很冷靜跟我講說,那個宜吟去上班了,我就說怎麼可能,她剛剛還打電話給我,結果他就說你不知道我們合好了嗎?那時候宜吟就喊救命嘛。」

但就在闔上門的那一刻,黃姓友人聽到屋內傳來的求救聲,心想大事不妙,要下樓求援,碰上火速趕來探望女兒的姚爸爸,正當兩人商量要如何救人的同時,只聽到中庭傳來一聲巨響,洪國揚跳樓了。

他墜地身亡的樣子,恰恰好就是面朝下、兩腿跪地,兩手垂放身體兩側,彷彿就像是在對死者,磕頭懺悔;洪國揚的爸媽,跪在兒子屍體旁痛哭,但同樣失去愛女的姚姓父母,心更像是被凌遲了千百萬遍。大女兒姚珊妘走了,小女兒姚宜吟生死未卜,姚爸爸、姚媽媽的心,好痛!

警方初步推測,洪國揚瘋狂殺人後,再畏罪自殺,到底是一時衝動,還是預謀殺人,為了給死者一個交代,警方決定要查個清楚。只是當時唯一的生還者姚宜吟,遲遲沒有醒來,問不到當事人,警方來回在命案現場,找尋線索。

這一回,警方意外在書桌底下,發現了一紙遺書,當找到那封遺書時,鑑識人員還百思不得其解,為甚麼命案發生當下,沒人看到遺書蹤跡,現在卻好端端的躺在那邊。

鑑識人員心頭一陣毛,但還是趕緊把遺書給拿了回來,洪國揚在上頭寫著,「爸媽沒教我處理感情問題,我過不了情關,宜吟我愛你」,最後署名國揚絕筆。遺書證實是洪國揚預謀犯案,姚姓父母此時想起洪國揚曾對姚宜吟說過的話,「敢分手,就殺你全家」,這句話在腦中嗡嗡作響,彷彿是早就為日後犯行留下伏筆。

姚宜吟媽媽(93.01.08):「所以我女兒就不敢跟他分手,她怕連累我們。」記者:「所以才搬出去?」姚宜吟媽媽:「不是,搬出去是我們趕她出去的。」

但事實真相,還是要當事人親口說,當時承辦的偵查隊長楊春賢,在等待姚宜吟清醒的幾個夜晚,幾乎無法入眠,深夜待在辦公桌前,思索案情。6天6夜過去,第7天,也就是死者姚珊妘的頭七,就像是姊妹連心,姚宜吟終於醒了。姚宜吟(93.01.12):「謝謝你們的關心,我現在喉嚨在痛,不方便講太多話。」

楊春賢進去姚宜吟的病房了解案情,才知道姚家跟洪家父母本來就是吉普車隊的好友,常相約出去玩,姚宜吟跟洪國揚才會認識,相戀半年,常深夜不歸,這讓姚家父母很頭痛,要她搬出去,還斷絕經濟支柱,要讓她學習獨立,沒想到姚宜吟以為爸媽不愛她,於是把重心放在男友身上,她跟姐姐姚珊妘還有黃姓情侶分租一層樓,並開始跟洪國揚同居。

只是過沒3個月,兩人爭吵不斷,親友又勸離不勸合,讓洪國揚種下殺機。楊春賢:「之前就對一些房屋租金分擔,還是買家具的分擔,有一些意見,可能這些被害人跟洪國揚,之前就處得不是很好,有可能這個因素,但基本上姚宜吟跟洪國揚要分手,據我了解,洪國揚個性比較內向,而且佔有慾算是相當強,因為姚宜吟還在讀書,只要跟男性或異性朋友有一些通話紀錄,還是聚會的時候,洪國揚都會醋勁大發,相當不高興,那是洪國揚對處理男女感情方面,比較偏激,造成今天一個不幸後果。」

一個「情」字,鑄成大錯,枉死的黃姓情侶何其無辜,家人默默為他們舉行冥婚,只是靈堂前,家屬的怨、家屬的恨,一次爆發。黃姓情侶家屬:「你們只對姚家人,但是我們呢?我們是無辜的對不對?」洪國揚父母:「我跟你講,我跟你也不認識,姚先生算是…。」黃姓情侶家屬:「因為你們認識,所以向他們跪,說抱歉,那我們呢?」洪國揚父母:「那是你誤會,我不是下跪,我是下去掀我兒子屍體,要給他認屍,這你不要誤會,我今天是誠心誠意要來上香。」

洪國揚的父母忍著自身的悲痛,替做錯事的孩子,低頭再低頭,下跪再下跪。姚宜吟媽媽(93.01.12):「因為他兒子也死了,他也很傷心,我們又能怎麼樣?我不怪他父母親啊,我只怪洪國揚為什麼這麼狠心,為什麼這麼狠心。」

含著眼淚,白髮人送黑髮人,姚爸爸翻著全家福照片,心裡有好多的感慨,小女兒的愛撒嬌、還有大女兒的活潑外向,兩姊妹就像是姚家父母的手心和手背,但卻因為遇上恐怖情人,讓生活變了調,這一張全家福,幸福缺了一角,而洪國揚遺書裡的這一句「情關難過」,成了活著的人,最難承受的痛。

文章來源: TVBS
裝潢台北室內設計辦公傢俱
台長:houseseo988
人氣(104) | 回應(0) | 推薦 (0)